全国337个城市地表水质排名,你的城市排第几?

捕获14

▲?四川雅安,雅康高速上的青衣江大桥。

名列前五的城市依次是:四川雅安、广西来宾、广东云浮、甘肃金昌和广西梧州。

倒数前五的城市依次是:山西吕梁、辽宁营口、河北邢台、吉林辽源、山西晋中。

“交给哪个地方的监测站检测是由电脑随机分配的,没准今天是廊坊的样品,明天检测的就是天津的。外观相同的采样瓶贴着二维码,检测方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水。”

2019年5月7日,全国337个城市的地表水成绩单亮相。

这是生态环境部首次公开的成绩单:在2019年第一季度,四川雅安、广西来宾、广东云浮等30个城市水质相对较好,山西吕梁、辽宁营口、河北邢台等30个城市因水质相对较差而被点名。今后,这两份成绩单每季度都会公开一次。

因4个地级城市暂未设置国考断面,排名暂时基于全国333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地表水国考断面数据,引入了“城市水质综合指数”计算而来,覆盖的范围包括长江、黄河、珠江、松花江、淮河、海河、辽河等七大流域和西北诸河、西南诸河和浙闽片等三大片区的主要河流和重点湖库。

城市之间自然禀赋差异大,除了横向比较之外,考虑到治理可以实现的“自己和自己比”,排名中亦引入改善幅度一项,2019年第一季度,与上一年同期相比改善最多的是吉林四平,恶化最重的是山西吕梁。

为何在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提出排名后,时隔四年才首次公开?生态环境部生态环境监测司副司长胡克梅回应南方周末记者称,这期间需要建设水质自动监测网络、评估排名方案测算方法,为了保证数据真实客观准确,还要设立防范人为因素干扰的机制,“现在各方面条件都具备,到了向社会公开发布的时候。”

1雅安最好,吕梁最差

成绩单中,哪个省份大江大河的好水最多?

四川雅安、广西来宾、广东云浮、甘肃金昌和广西梧州,这五个城市名列前五。

在水质前30城市的“红榜”中,广西入围最多,14个地级市里有9个地级市入围,其次是湖南,有5个城市,广东、四川各有3个城市进入榜单。

▲?数据来源:生态环境部 制图:梁淑怡

一季度水质最差的“黑榜”中,倒数前五的城市依次是:山西吕梁、辽宁营口、河北邢台、吉林辽源、山西晋中。其中辽宁和山西垫底的城市最多,分别各有6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上“黑榜”。

▲?数据来源:生态环境部 制图:梁淑怡

今后这份成绩单将按照季度公布,并且与上年同期进行对比,“这主要是考虑同一个季节的气象因素相似,更加合理。”胡克梅介绍,遇到洪水和污染事故时,榜单中还会剔除相关因素的影响。

和2018年一季度相比,山西吕梁和辽宁营口也是水质变差最严重的城市,城市水质综合指数分别恶化了1386.58%和283.92%。

▲?数据来源:生态环境部 制图:梁淑怡

吕梁的磁窑河是汾河的重要支流,其桑柳树国考断面,曾被山西省媒体报道“是全省超标倍数最高的断面,成为山西水污染防治重灾区、黑三角”。2019年1月18日,桑柳树国考断面挥发酚、氨氮污染物分别超过地表水V类标准376倍、19.4倍;2月26日,桑柳树断面挥发酚超地表水V类标准817倍,是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重点关注案件。

吉林四平、吉林长春、广东中山、山西运城、辽宁铁岭是水质改善最多的城市,改善幅度都在50%以上。其中东辽河、招苏台河、条子河流经的四平改善了73.97%。

▲?数据来源:生态环境部 制图:梁淑怡

不同于此前国考断面公布的实时水质监测数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这次排名首次计算了评价城市水质的综合指数,从而评估城市的治水成绩。

“城市水质综合指数的计算方法,是把城市的河流和湖库分成两大类,综合21项指标做加和、加权得到的。”中国环境监测总站水环境监测室研究员嵇晓燕博士介绍,这21项指标包括:pH、溶解氧、高锰酸盐指数、生化需氧量、氨氮、石油类、挥发酚、汞、铅、总磷、化学需氧量、铜、锌、氟化物、硒、砷、镉、铬(六价)、氰化物、阴离子表面活性剂和硫化物。

2“不存在造假的可能性。”

过去几年,空气质量监测数据造假事件频出,地表水数据受到人工干预怎么办?

南方周末记者从生态环境监测司了解到,生态环境部统一对2050个国考断面施行人工采样、采测分离的模式,从运行机制上实现“脱钩”。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副站长王业耀介绍,采样采取招标方式,符合要求的第三方进行采样,全过程都会被摄录;检测则主要由环保系统内的监测站负责。“交给哪个地方的监测站检测是由电脑随机分配的,没准今天是廊坊的样品,明天检测的就是天津的。外观相同的采样瓶贴着二维码,检测方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水。”不过,王业耀强调,由于样品有时间限制,交叉检测采取就近原则。

此外,复测机制也能保障数据的真实性。胡克梅介绍,自动监测网目前可用于对比手工监测的数据。“从技术角度,不存在造假的可能性。”王业耀说。

目前国家地表水水质自动监测网虽已建成,但地表水质的考核主要以手工为主、自动为辅。“两种方法各有各的优势,自动监测省时间,监测频次高,但是只有一个采水头在水里,采样点有限;手工采样检测相对更全面地反映整个断面的水质,可以根据河流宽度、水深布置不同的采样点,一条大河的一个断面就可以布置15个采样点取均值。”

有些国控断面位于两市交界处,数据怎么能真实地代表某个城市?

“基本上一个城市下游的断面,都会归到这个城市里计算。因为这条河的水质跟城市的污染直接相关。”嵇晓燕补充道,如果两个城市在一条界河的左右岸,那就把断面同时归到两个城市计算。

这次成绩单根据国控断面计算,尚未涉及城市地下水、黑臭水体,以及未设置国家地表水考核断面的较小河流、湖泊或水库。王业耀补充道:“因此不能排除一些城市的水系发达,虽然整体水质不错,但由于大江大河水质较差,排名比较靠后的情况。”

“我们希望先通过排名推动改善大江大河的水质,让主要干流和重点一、二级支流的水质得到根本保障。此外还要结合黑臭水体治理等措施,综合推动水环境质量整体的改善。”王业耀说。

3意在倒逼地方政府治水责任

将地表水水质“红榜”和“黑榜”的公开制度化,“首先是充分发挥城市水环境质量排名的倒逼作用。”胡克梅说。

2013年1月起,原环境保护部开始公开74个重点城市环境空气质量排名情况。成绩单大排名给各地带来了无形压力,落后城市政府主要领导被约谈,有市长曾公开表示“压力山大”。河北邢台更是在退出倒数第一名后挂起横幅庆贺。

地表水大排名也意味着水环境管理从总量减排到以改善水质为目标的转型。不过,生态环境监测司和水生态环境司相关工作人员都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类似过去空气质量排名后的约谈尚不在考虑之中。

根据这次生态环境监测司同时公布的数据,2019年1-3月,长江、黄河、珠江、松花江、淮河、海河、辽河等七大流域及西北诸河、西南诸河和浙闽片河流中,Ⅰ-Ⅲ类水质断面比例为 76.3%,同比上升 6.6%;劣Ⅴ类为6.7%,同比下降3.3%。

在此次成绩单向社会公布之前,地方已经感受到了中央传导的治水压力。

水生态环境司一位工作人员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从2016年11月开始,生态环境部每月开展水生态环境形势分析;自2017年开始,对水环境达标滞后地区开展预警通报;2018年开始,每个季度召开一次水环境达标滞后地区调度会,水环境改善明显的地方代表做经验介绍,而水环境达标滞后的地方代表做表态发言。

第一次现场调度会上,会场两侧挂出了各地市水质不达标断面的分布情况、各省考核进度等,一目了然,此后,这些图表也一直在环境部的办公区摆放。

“谁表态发言谁就没面子”,参加调度会的地市政府切实感受到压力。一些地方水环境质量改善幅度比较大,如昆明市滇池流域,通过采取控污减排和生态修复等综合措施,到2018年下半年就退出了调度会名单。像这样的城市越来越多,参加调度会的城市名单也越来越少,从2018年一季度的73个,逐渐减少到二季度的39个、三季度的20个。

此外,对一些水环境问题突出,久拖不决的地区,生态环境部会派专门队伍去当地进行调研督导,帮助有关地方找出问题并交给他们进行整改。问题依然未得到有效解决的严重滞后地区,有关问题也会纳入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范畴。

水生态环境司内部把分析预警、调度通报和督导督查总结为水生态环境管理的“综合督导‘三板斧’”,“两年多以来,外界感受到的水污染治理是持续脉冲性的工作,实际上我们在背后有很多长效机制保障对地方持续传导压力。”水生态环境司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0
收藏
举报
0?条评论
评论